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 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甘肃网 > 甘肃书画 > 艺术评论 正文
投稿

当代艺术,拒绝抄袭有多难?

2016-09-13 16:41:29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 责任编辑:贾雯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中国画创作中,临摹古代经典是一种传统,在此基础上的再创作,即使形式风格十分接近也一般不会被诟病;在写实主义油画创作中,画面风格颇具相似性多不会引起非议;而在以观念为特征的当代艺术创作中,如大量引用相关元素和概念则会有抄袭的嫌疑。在强调原创、倡导创新的今天,随着艺术创作队伍的壮大,大量风格相近、题材雷同的作品充斥,让我们不断面对老问题——借鉴还是抄袭,二者边界在哪里?此外,如何看待当代艺术中完全借用现成品或其他现成元素的创作方式?在卷帙浩繁的各类展览作品中,如何有效确保其原创性?如何保护青年艺术家的原创精神,推动艺术创作?

  借鉴还是抄袭

  2015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了一场名为“Copyleft:中国挪用艺术”的展览,对源自西方的“挪用艺术”理论进行了拓展和转换,认为中国挪用艺术至少包含三种现象:和中国艺术传统相关的临摹;和西方现当代艺术相关的挪用;与当下社会现象相关的山寨。临摹、挪用、山寨,这是借鉴的三种不同方式和境界。就当代艺术而言,不乏挪用西方艺术的成功案例。张晓刚的《大家庭》肖像让人想起比利时的超现实主义画家雷内·玛格利特;张桓的综合材料可以找到德国新表现主义画家安塞姆·基弗的影子;还有,蔡国强2006年在柏林古根海姆美术馆展出的装置《撞墙》与博伊斯1969年作品《狼群》的关系,刘小东与被誉为英国当代最伟大画家的卢西安·弗洛伊德等等。

  令人唏嘘的是,中国艺术家拼命模仿的西方当代艺术并非一片净土。美国波普艺术家杰夫?昆斯曾经被多方数次起诉指控其抄袭;澳大利亚蒂姆·奥尔森画廊终止了对悉尼著名摄影艺术家班阿里的作品代理并取消即将开幕的展览,缘由便是后者擅自运用他人拍摄的图片来进行创作;鲍勃·迪伦的画展中出现数幅作品来自摄影作品的影像;日本艺术家和田义彦由于被揭发多幅油画抄袭意大利艺术家ALBERTO SUGHI,被日本政府文化厅收回其颁予的2005年度艺术大奖……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殷双喜还提到了另外一个现象——艺术家的自我抄袭。在创作环境宽松、资讯共享渠道全面的今天,有些已经成名的艺术家找到了自己成功的风格模式后,为了迎合资本的需要而不断进行着重复性的制作,十几年的作品没有突破、没有创新,看上去都大同小异。漫步今天的当代艺术展览,仍然可以看到不少以简单的拼贴(不同背景元素的拼贴,组合成另外一件作品)和语言转换(比如将文字转换为二维码)为创作手法的作品。这种艺术创作手法的陈旧和单一造成的不仅是资源的浪费,也制造了艺术品市场的泡沫。这种模仿是一种因袭、一种惰性,也是值得艺术界反思和注意的现象。

  当代青年美术创作者因“借鉴”“抄袭”而引发的纠纷也不鲜见。济南“第七届中国体育美术作品展”上,李跃亮的油画作品《我小时候》与胡武功在上世纪90年代拍摄的《俯卧撑》几乎一致,只是用颜料代替了银盐,用绘画克隆了照片。今年6月,在某网站主办的“中国梦·当代艺术展”上,画家刘某被指抄袭青年艺术家何承东的油画作品《若梦》,在画作未做任何改变或者再创造的情况下签名送展,并刊登在该网站的展览预告中。今年暑期的一次展览中,也爆出了某幅参展作品涉嫌抄袭他人毕业创作的事件。

  借鉴还是抄袭,如何界定二者边界?

  原创更多体现在思想观念上

  康定斯基在《关于形式问题》一文中就“模仿”给出了一个明确的定义:“缺乏天赋的艺术家——也就是说缺乏对艺术的内在追求的艺术家——将别人所创造的形式挪为己用,迷惑大众。”德国艺术史家特约多·海策在论著《关于伟大的艺术作品》中提到,艺术模仿者的作品相对于原创者来说,除了“表面”的相似之外,所表现的“内容”总是更加“偏激、躁动、夸张、挑衅和炫目”。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部分艺术家、评论家认为,目前尚无一个比较明确统一的标准来界定抄袭与借鉴、借用的区别,更多地需要根据具体作品来分析鉴定。

  中国古代传统绘画中的临摹是一种很重要的创作方法,其实质就是借鉴。明清画家对古代大家绘画的模仿与复制很多,他们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去体验与升华心境,因为他们认为传统的艺术有传统的范式,对范式的学习也是他们毕生的追求。这是在当时的观念下形成的对传统学习、传承以及个人创作规范的一个大框架。

  中华艺术宫副馆长李磊认为,与二三十年前相比,今天更加重视和强调艺术作品的原创性,一方面是在当今的文化思维理念上更加强调艺术本身的创造性,另一方面是艺术品的商业化和市场化,其前提便是要保证艺术的原创性,因而也会涉及知识产权保护的问题。

  中央美术学院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