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明传承创新区 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
您当前的位置 :中国甘肃网 > 甘肃书画 > 艺坛新秀 正文
投稿

变换的主场——青年艺术家海外发展新路径

2016-08-17 10:01:46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 责任编辑:何玉瑞(实习) 点击图片浏览下一页

  作者:刘倩

  【导言】“青年热”在中国艺术界已持续多年。青年艺术家,这些被称作是“原始股”的角色,在2011年之后就被种种艺术家展览和项目不断推向浪潮的前端。就像很多人说的,当下的青年艺术家不缺机会,于是就有了这样的现实:当青年艺术家一旦被挖掘出来,他们会迅速蹿红并变得炙手可热,各大展览的海报上也少不了他们的名字,媒体也争相报道与采访。这便是当下中国艺术界塑造青年艺术家的重要途径,我们对此并非持否定的态度,因为在最好的时代,让艺术家以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变得成功,这并非坏事。

  而我们在此所关注的则是另一拨艺术家,他们的发展路径和当下的流行趋势似乎不太相同,他们来自北京上海等城市,但主场却不在这里。从一开始就与西方画廊合作,决定了他们在国内的露出和曝光相对有限,甚至不在国内业界人士关注的视野内,看他们的艺术简历,展览节奏相对缓慢,市场发展却也有条不紊,这是我们此次要关注的艺术家群体。

  袁远《城市的秘密》油画189.5x226cm 2012年

  从杭州出发

  艺术家袁远在国内的拍场表现趋于稳定是在2014年秋拍,至今4个拍卖季里共上拍油画作品40件,成交38件。最高价出现在2015年香港蘇富比春拍,他2012年创作的《城市的秘密》以100.87万人民币成交;以刚刚结束的2016年春拍为例,袁远在国内上拍作品6件,成交5件,单件作品成交额差别不大,均在47万元人民币至57万元人民币之间,总成交价为251.2万元人比民。即使没有出现特别的高价拍品,但这样的拍场成绩,无论是对于处在调整阶段的当代艺术板块,还是在同代的70后艺术家里,袁远的表现都还算不俗。

  出生于杭州,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袁远如今主要生活在杭州和柏林。即使近两年来在拍场上保持了不错的成绩,但是他在国内艺术行业里的知名度却并不像他的同代艺术家一样人尽皆知。

  翻看袁远的展览经历,最近在大陆的个展已经是2012年在香格纳画廊的“宾至如归”,每年保持一到两次的国内群展参展,也以上海为主。雅昌艺术网记者随机询问了几位北京、上海的艺术媒体人,均表示袁远在各大展览上露出的机会并不频繁。相比于大陆并不太多的参展经历,袁远的作品更多的是分布在香港、巴黎、日本、澳大利亚、英国、纽约等地,他的主要合作画廊是法国老牌画廊——马凌画廊,该画廊于2010年成立香港空间。与马凌画廊的合作让袁远得以在国际艺坛上崭露头角。

  2008年研究生毕业,袁远获得了当年度的罗中立奖学金,并与奖学金的赞助者仇浩然先生相识。“2011年,我跟仇浩然先生去希克家时,他第一次介绍了马凌给我。我正好通过小平画廊在巴黎JGM画廊举办个展,马凌先生看了我的展并开始收藏我的作品。”2011年的香港艺术市场势头正旺,刚刚在香港落地的马凌画廊在做完毕加索的展览之后接着就与佩斯画廊携手推出张洹在香港的首场个人展览。那一年,对袁远比较看好的马凌先生邀请他加入画廊的合作艺术家行列,于是就有了2012年袁远在香港的首次个展。

  2015年袁远在巴黎马凌画廊展览中的作品

  基于与画廊的合作,袁远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参加了诸多展览和艺术项目。又在2015年在马凌画廊巴黎举办了个展。马凌画廊在香港与多位青年当代艺术家合作,除了袁远之外还包括孙逊、崔新明、何倩彤、王之博等,但是在巴黎则主要以印象派艺术家为主。“在展览布展时,工作人员有点儿不适应我,我也不适应。巴黎的马凌画廊没有常见的高颜值画廊女孩儿,都是老员工,工作最长的一位是27年。”他后来才被工作人员告知说,在她们以前的工作中没有见过活的艺术家自己在画廊布展,因为老牌画廊展出的都是印象派艺术家。

  在上海为数不多的展览中,袁远主要与香格纳画廊合作,源于艺术家施勇的支持。“施勇并不只是艺术家,其实背后帮很多艺术家做推动工作,私下我们都说,只要他出来帮你调下布展就百分之五十成了。2008年我第一个个展是在小平画廊,施勇操刀的,第二个个展也是。”袁远觉得自己在画廊合作方面很顺利,无论是国内国外的展览似乎都很简单的就走到了现在,他所遇到的都是业内特别专业的从业者和艺术世家。

  袁远最新作品

  对于几年来的展览节奏,袁远认为这与他不在艺术的中心相关,所以自己参加国内的展览会少一些,而他所创作的油画作品又不像周围朋友们的装置、影像可以不断展览。“新鲜出炉的绘画总是被不可避免的销售出去”,从袁远绘画的画面中就可以看出他的作品创作相对时间较长:“作品不多,积攒作品需要时间,一个展览下来作品就没了。接下来的展览又要时间,如此循环,展览就越来越少。”袁远坦言。

  《石头》 250x200cm布面油画2012年王之博2013年马凌画廊“驻波”个展参展作品

  马凌画廊的另一位合作艺术家王之博,是袁远的妻子,出生于1981年,同样在2008年获得罗中立奖学金。虽然并没有像丈夫一样的二级市场表现,但王之博的绘画也主要面对的是海外的观众和藏家,同样,她的艺术成长经历相对于袁远也更加直接一些。2013年,在马凌画廊香港举办了个展《驻波》之后,她的作品不久又在纽约的“军械库艺博会”上以个展形式出现。

  “2012年中我参加了陈浩扬在上海艺术门画廊策的一个群展,马凌看到我的作品挺喜欢,并收藏了一件作品。他接着来了杭州我的工作室我们聊的挺好,他拿我的作品申请了2013年纽约的Armory show,结果进去了,我们就有了第一次愉快的合作。这是我的第一次个展,在去纽约前我们在香港画廊做了一个预展,反响还不错。接下来还有了几次合作一直到现在。”王之博感觉很幸运,走出校门就遇到了专业敬业的合作画廊,能够让自己安心创作。

  王之博《母与子》 117x165cm布面油画2015年

  王之博《米德的困境》 190x150cm布面油画2015年

  时隔三年,在雅昌艺术网记者联系采访之际得知,她的最新个展又将要在马凌画廊举办了,以“目之所及”为主题梳理的自己是近两年创作的呈现,展览规模并不大,“我希望所有的作品会是一个主体,但是每件作品又分别有自己的故事。”

  王之博说和2013年相比,自己的创作线索其实并没有变化:“像在题材上获得更大的自由,因为在2014年有了自己的女儿,所以对于工作反而觉得更加充实了,很多不切实际的幻想在孩子前面也烟消云散了,接了地气的感觉挺好。”而她以往绘画中往往充满了对场景的描绘,例如人工建筑、水泥路、栏杆或喷泉,似乎是真实的却又是虚幻的,如今同样是对于物的理解,也产生了些许变化,例如超市里水果的包装,路边黑色档车石的罗马底座,24小时广告里飘逸的发型,原始部落的人体,灯罩的高光……

  和袁远相比,之博则更加喜欢杭州的安静,虽然机会更少一点,但是也没有太多干扰。和几年前相比,她更加能够感觉到上海这个城市近几年来作为艺术核心的变化,越来越多美术馆开始出现,国际展览的水平也越来越高,而杭州则已经成为上海的艺术家输出中心。“但是做艺术家最好的状态的确是移动,不停的移动才能保持血液的新鲜。”因为目前与马凌画廊的合作,王之博的藏家同样以海外的居多。

  王之博《背光》 102x150cm帆布面丙烯、油画2016艺术家自述:“左边的这条胳膊我画了大概有12次,它就像写兰亭序,可能其中一遍它的颜色,形状,结构,浓淡,位置都对了。可是画面的其他一些部位可能一两次就到达了它该在的位置。我就是在不停的调整画面的平衡,而这平衡最后的指向是画面所有对象,包括笔触肌理在一起产生了一个新的东西,一个有意思的暗示或是一种奇怪的氛围。”

  王之博《沉迷》 170x180cm亚麻布面油画2016艺术家自述:“我反复调整背景墙上的从上面倾泻下来的光线,我想画出贝尼尼在雕刻圣特蕾莎时感受到的神圣的召唤,而光线之下的米奇头像我只用了三次我就觉得它到位了。这张图片的前身是一张大都会博物馆里陈列檀木小天使的橱柜。”

  艺术在哪里发酵,就去哪里发展

  北京的艺术家陈筱薇如今已经在美国生活了九年,2007年,她参加了纽约Artadia艺术基金会主办的艺术大赛,她以一段自己拍摄的艺术短片进入前20名。“接着有六位来自不同美术馆的策展人到我的工作室参观,当时我的英文不是很好,我就将短片中的故事延伸成大尺寸的即兴绘画。”在接受了主办方评委组的访问之后,陈筱薇以短片和0.3毫米的油性墨笔纸本绘画赢得了评委们的票选。

  让她最终在大赛里获得赞助资格的是一张23米长的巨幅长卷绘画,“虽然那时我大部分时间都已经生活在波士顿,但是展出一般都会在芝加哥、纽约和中国。”经常因为出差而飞在天空上的陈筱薇就想创作一件关于“云上”和“云下”的作品,于是他用了一年时间画了一张作品,用卷轴式的画法不断的画,天空上面是蓝色的天空和白色的云彩,云之下画的则是受到人类破坏的黑灰色景观,这张作品直到完成之后的展览那天才被打开。凭借着这件作品,陈筱薇成功进入大赛的前两名。由此,获得了主办方的赞助,来到了纽约的iscp——国际艺术家驻留中心,开启了她在纽约的艺术生涯。

  陈筱薇《云上云下》 0.3毫米的油性墨笔和彩色铅笔在特质磨面棉布上1.2x23米2011

  这件作品也让她结识了众多国际艺术家、画廊主和策展人,当然也包括众多艺术媒体的关注。纽约、芝加哥、波士顿的展览邀请就这样陆续而至,陈筱薇在美国的生活也就这样水到渠成,目前她的作品主要以纸本绘画为主,她的绘画创作还带有表演性质和纪录片的拍摄。

  “马拉松式的长跑”,这是陈筱薇让自己可以保持的状态,她尽可能保持每天八小时的绘画时间,这样每件作品还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这让她保持了做职业艺术家的生活,也让她保持了纯粹的生活。“除了家庭和少部分要好的朋友之外,我就是创作。”陈筱薇说,除此之外可能还包括各地的展览和少数的艺术交流。

  美国的艺术机构和画廊都很谨慎,陈筱薇说她合作的画廊和艺术机构都是对艺术家关注好几年才会对艺术家做出一个稳定的评估判定和信任。几年下来,陈筱薇已经形成了自己固定的合作画廊和对自己感兴趣的藏家,她更喜欢对她长期关注的藏家。

  陈筱薇《从黑到白,从白到黑》 20分钟行为表演和两个月的绘画行为2011

  《石头花I》 0.3毫米的油性墨笔在纸上39x14.5x2英寸从12/10-到03/22绘画2016

  在近十年来的艺术生涯中,陈筱薇的参展经历涵盖了纽约的各大博物馆例如大都会美术馆、波士顿当代艺术美术馆美术学院,以及英国、韩国等地,而关于中国的只有两条,一是2015年在上海举办了自己的小型个展,另一条则是在2016年在上海朵云轩艺术中心参展了“上海当代艺术展”。

  提及近两年在中国的展览和未来的计划时,陈筱薇说艺术家的未来在哪里其实是不好说的事情:“艺术家的作品风格适合在哪里发酵,遇到了天时地利人和,就在哪里里发展。”她目前所想得到的,是自己最新的作品——与一名法国行为舞者合作的视觉行为表演项目,希望能够找到合适的空间呈现出来,当然作为中国艺术家她也希望自己的艺术在中国得到认可。

  “即使你是波洛克,你也得先去纽约不是吗?”

  以上三位艺术家所代表的就是当下中国青年艺术家的一部分,不同于本土艺术家的成长路径,却也代表了一种特殊的路径。在雅昌艺术网刚刚发布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在海外拍场格局的嬗变》观察文章中,雅昌艺术网记者发现,中国艺术家进入海外艺术市场不断前行的现象,除了依然代表着中国当代艺术中坚力量的艾未未、张晓刚、曾梵志、张恩利等艺术家之外,以贾蔼力、王光乐、仇晓飞以及后来的段建宇等青年艺术家也成功吸引了西方藏家的目光。

  收藏家、罗中立奖学金赞助人仇浩然在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认为:这两代艺术家进入国际艺术市场的时机和方式已经明显不太一样了。“第一拨艺术家是何时进入海外市场的呢?是他们已经在二级市场有了相对成熟的价格体系,得到了二级市场的认可之后,他们才开始进入西方,这是一个事实,也是因为当时的艺术市场不够成熟而造成的。”

  仇浩然观察,这样的现象在青年一代艺术家身上已经开始有所好转,就像马凌画廊愿意在法国巴黎,他们掷昂贵租金为了卖上百万印象派的空间给中国的青年艺术家袁远做一个个展,同样还包括我们熟知的孙逊、程然等艺术家在海外画廊的展览,而每当这样一个展结束之后,他的作品价格并没有因为这次展览而飙升,因为画廊与艺术家的合作所看到的是艺术家在艺术上的可能性,而非是直接的市场价值,“这个就是一个比较健康市场的发展。”

  “他们从毕业之后似乎就被纳入到西方艺术体系中,从而伴随着展览的逐步推进,慢慢开始在拍场中试水。”这是雅昌艺术网对于青年艺术家在海外拍场现象的分析。就像袁远的绘画从学习期间就深受西方艺术家如理查德·朗(1945年生)的启发。理查德•朗在风景中行走,创作艺术景观,以自然物料创造为线条与圆圈的雕塑,袁远特别欣赏他敢于深入和呈现人迹罕至的地方。古巴裔美籍艺术家菲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1957-1996)也对袁远启发甚多。袁远毕业时,在毕业导师许江的指导下,他的绘画从毕业创作之际就已经形成了相对成熟的风格。

  的确,如果说90年代的艺术家向往着西方,是因为那里有艺术的“光环”的话,那么如今的青年艺术家再不是因为冲着西方的“光环”而去,因为他们的艺术从一开始就根植于全球化的文化之中。所以像袁远、王之博、陈筱薇等这类艺术家的收藏群体依然是海外藏家比例更高一些,当然袁远也谈到:“藏家倒没有国内国外的区别,也没新钱老钱的区别,只有敬业不敬业的区别,在哪儿都一样。国内的顶尖藏家,低调的高调的都知识丰富见多识广,和他们交谈也常常要冒汗的。”

  袁远喜欢德国的环境和热情

  谈到艺术家更应该选择哪里去创作时,袁远说:“做艺术家其实在哪儿都可以,只要有网络。”

  “即使你是波洛克,你也得先去纽约不是吗?”北京与上海,这是袁远认为的作为艺术家比较适合的城市,不过袁远并未考虑这两个城市,他选择的是待在中国的杭州和德国的柏林,他觉得杭州很像柏林,用宽松自由的气氛孕育了很多艺术家,而这些艺术家在成名之后则流向了藏家云集的超级大都市。“上海非常体面,假如生活事业并重,上海是最好的。北京有意思的人更多。会对创作有帮助。但是北京,纽约,伦敦,巴黎四大中心的安家成本也不是艺术家能承受的。”

  袁远说,杭州是一个相对单一文化、平静而又富甲一方的城市,出过大量艺术家、拥有近千万人口,却只有一家画廊和一家民间非盈利机构,“在艺术行业算是没有开采的富矿”。而如果让他纯粹因为生活和创作选择,他会选择柏林,即使欧洲不是最好的时代,柏林也越来越面对越来越多问题,拥有完全不同的文化和不同宗教的并存,冲突也会越来越激烈,“适度的动荡,适度的热情和适度的贫穷。这里够大,也够破。”

文章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 责任编辑:何玉瑞(实习)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中国甘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甘肃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0931-8960109 技术服务:0931-8960711 网上投稿
网站简介 | 大事记 | 人才招聘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中国甘肃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05-2014